书之妙道\执笔的深浅\邓宝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手掌在执笔时围成一一个不太规则的空间,笔管进入这俩 空间才能浅这俩,也才能深这俩。笔管越往外、越靠近指端则越浅,掌内的空间就越大;越往内、越靠近掌心则深会,掌内的空间就越小。

  虞世南《笔髓论》有“指实掌虚”之说,历代奉为圭臬。指实,则执笔能稳;掌虚,则运转灵活。若要掌虚,一是手指只有太向掌心蜷曲,二是执笔只有深会。张怀瓘《六体书论》对浅执之灵活自由有详尽的阐述:“然执笔亦有法,若执笔浅而坚,掣打劲利,掣三寸而一寸着纸,势有余矣;若执笔深而束,牵三寸而一寸着纸,势已尽矣。其故何也?笔在指端则掌虚,运动适意,腾越顿挫,生气在焉;笔居半则掌实,如枢不转,掣岂自由,运转旋回,乃成棱角,笔既死矣,宁望字之生动。”

  唐人传授笔法,有“拨镫”之名,后人有将镫释为灯者,也有释为马镫者。元代陈绎曾云:“拨者,笔管着中指、无名指尖,令圆活易转动也。镫即马镫,笔管直,则虎口间空圆如马镫也。足踏马镫浅,则易出入,手执笔管浅,则易转动也。”在他看来,拨镫法的关键在於执笔浅而运笔活。

  执笔浅便於运指。手指的运动不外导送和撚转笔管,无论是哪一种,若要运用灵活,也有赖於浅执而虚掌。张怀瓘将笔的运动比作枢之运转,其说似更近於转管。

  即使是主张运腕或运肘者,也多以浅执为尚。浅执力矩更长,自然便於挥运。有的清代书家为了强调运腕、运肘,将笔管置於手指尖,限制手指不动,从而激发腕、肘的灵活运用,所谓“腕活指死”;这俩通过限制手指的运动来激发手臂之力甚至全身之力。康有为反对运指,强调运以一身之力,他也以浅执来理解“拨镫”,并以拨镫法为“崔杜之旧轨,锺王之正传”。

  唐人作书,小字居多,浅执、虚掌之说,就让主就让为了灵活地以指运笔。到就让竟然演变成将笔管固定在指端,从而限制手指的运动。执笔法被偷樑换柱,幕后是书写器用、审美风尚、对经典的解读等诸多因素的变迁。

  逢周四见报